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原创鬼故事 > 见到的是谁 > 详细内容

见到的是谁

作者:走了就不要来  阅读:154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17hj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见到的是谁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   见到的是谁

  事情发生在八十年代。那时候交通工具基本上是步行,农村条件好的就骑牛车或驴车。县城里条件好的就骑自行车。不过平舆县东皇庙段营村骆庄的冯老农却是个例外。因为他有一辆自行车。

  自行车在那个年代,可是不得了的。相当于现在的一辆进口小轿车了。那骑出去,不要说把妹什么的了,就是小媳妇看见了也想上去坐坐呢。

  这冯老农祖上是地主,后来打土豪分田地是家道败落了,连饭都吃不上了。可是后来,这家伙当兵回来之后,给他的战友去陕西盗墓,发了点儿横财。所以,在村里他就是个大爷。發時達烟抽着,永乐仙喝着,养了十几条狗,馋了就打死吃掉。

  可惜的是,这家伙长得太挫,高子吧也不低,要不然征兵也征不上。但是长相就实在是不敢恭维了。肥猪头一个,一脸的小麻子,嘴唇厚的可以切盘儿菜,要是那猪嘴一撅的话,就可以栓头驴了。所以呢,三十好几了,也没有娶上媳妇。

  不过没媳妇的人呢,加上有钱,自然就活得潇洒。这不,上海牌手表带着,凤凰牌自行车骑着,还有一个凤舞收音机,天天别在腰里装着十三。

  这天,他骑着自行车去平舆县城赶集,到了平舆集上,这也想买,那也想买,这也想吃,那也想喝。玩来玩去,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。

  那时候是没有路灯,也没有电的。所以,他喝掉最后一盅子酒后,赶紧的往骆庄赶。

  一路顺风,很快骑到了刘桥。当时正值秋冬季,地里的麦子已经种上了,才刚发个小芽。

  走了不久,快到骆庄的时候,看到远处有一个黑影。田间的路太窄,又加上喝了酒,冯老农害怕撞上他,就放慢了骑车的速度,并伸出一只脚支在地上,让他先过。

  等那人过来之后,才看清,原来是同村的林强林老头。冯老农因为以前偷过林老头的鸡,被林老头抓到过,所以一直很害怕遇上他。所以这次不得已遇上的时候,就赶紧给林老头掏了一根阿诗码的高级香烟。

  然后问林老头:“这么晚了,您老喝汤了吗?这是准备上哪儿啊,要不我带你去?”

  林老头接过烟说道:“我去平舆县城逛逛。你小子可不要趁我不再家偷我家的鸡。”

  冯老农哈哈笑过,让林老头过了去。心里却骂道,老子现在有钱了,在乎你那破鸡。老子一包烟够买你几只鸡呢。神经病的老家伙,集罢了还去平舆赶集里。

  冯老农哼着小曲儿,一路骑到了骆庄。

  刚进骆庄,就看见村里有一处地方火光通明,仔细看,正是林老头家。

  难道是失火了?得去看看热闹。

  冯老农直接把自行车骑到了林老头家。还没有到地方,就听到一片哭声。

  等进了他家门儿,看到林老头正躺在当门屋里的破床上。原来他下午就已经去世了。

  三轮车

  有首儿歌,是这样唱的。三轮车,跑的快,上边坐个老太太,要五毛,给一块,你说奇怪不奇怪。今天我要讲的,就是有关三轮车的故事。

  平舆三轮车很多,平舆人和去过平舆的人都知道。价格便宜,带的东西又多,所以很受人民群众欢迎。并且,三轮车基本上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,无论多晚,总能遇到三轮车。

  九十年代的某天晚上,我的兄弟马明亮找到我,要请我喝酒。我看才晚上六点多,就和他一块儿去了。

  走了半路,才知道是他大伯无聊,要找人喝酒,这小子就拉着我一块儿去。他大伯住在平北种子公司北边某个小院里,那个年代那块地段黑古隆洞的,周围全是田地,田地里成堆的黑影就是坟墓了。

  到了晚上,别说是路灯了,就是连个鬼,恐怕都看不到。

  到了地方,他大伯亲手炒了几个小菜,掂了两瓶白酒出来,我们三个就喝上了。一边喝酒,一边吹着牛逼,品着铁观音。

  喝完了酒,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。外边下着蒙蒙细细。我们看天色已晚,就要走,他大伯挽留了一阵后,见我们执意要走,就送我们到了院子外边。

  马明亮喝醉了,走不好路,所以安排我扶着他,去大路上等辆出租车什么的,安排好之后,我扶着明亮,冒着小雨,到了大路了。

  等了半天,先后来了两辆出租车,一看我们两个,一个喝的烂醉,一个醉醺醺的,出租车加油门就跑了。拒载。一是怕喝醉了闹事,二是怕吐他车上。没办法,只好再等下去。

  过了不大会儿,一个灯亮由远至近。到了跟前,看到是一个老太太开着一辆摩托三轮车(平舆的三轮车都有遮雨的棚子),问我们走不走。

  当然走,求之不得呢。这都淋了快一个小时了。

  上了车,告诉老太太去针织厂,老太太问清楚路线,就出发了。还别说,这老太太驾驶证不一定有,但这开车的技术确实是好,十分钟不到便把我们送到了针织厂后院王锐车床加工厂的门口。

  我扶着马明亮下了车,给老太太五块钱。老太太要找一张崭新的一块钱给我,我没有要,可是老太太似乎很生气。这让人很怪奇吧,哪有做生意不希望多给的呢。我看她执意不多要,所以就接了钱,揣到口袋里,然后把马明亮扶到了他的家里。

  他家里床很大,我俩就对付着睡了一夜。

  第二天醒来之后,我走到二龙巷和西塔寺街的叉口,拦了一辆三轮,往棉麻公司去。到了我家楼下,我掏钱的时候,发现有一张崭新的一块钱纸币有点不一样。

  仔细看去,一块钱上面写着“天地通用银行”

  再仔细想想,昨天那老太太的摩托三轮车似乎很安静,没有听到发动机的轰隆声!

  让人更奇怪的是,那天地通用银行的钱还有一元面值的?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