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医院鬼故事 > 桃树下亡魂 > 详细内容

桃树下亡魂

作者:清唱那情歌  阅读:190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2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17hj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桃树下亡魂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古宅都有着历史的沧桑感,如果作为观赏,每一个古宅都是旅游的好地方,但是如果居住的话,恐怕就得换个地方了。我想没有人愿意在有几百年历史的房子里过上一夜吧,这么久的历史,谁知道在里面死了多少人?

  我的小时候,那时候还没搬到城市里,我们所住的地方属于城乡结合部,我家的房子又是那种四合院,清朝修建的房子。原本整个四合院,还有旁边的一些大院子都是我家的,文革之前我家也是个地主,但是因为我曾曾祖父吸上了鸦片,把家给败了,因此我家只能住在四合院西北角落的房子里。

  房间有七八个,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大,就是阴天有些潮湿,有时候地上还会有积水,一脚踩上去全是泥。我住的房间属于我家房子的中间,装有木地板,不过这地板是有些年头了,踩上去都会咯吱咯吱的响。

  在房间的角落里,还有一些老鼠洞,这些洞从我懂事就存在了,也不知道是那个耗子的祖先开凿出来的。在我房间的外面,有着一颗树,是一颗桃树,晚上我总是用布把窗户盖上,这桃树我对它天生有着一种恐惧感。

  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的,我爷爷的弟弟,就是在那棵树上上吊自杀的。没有人知道愿意,当天晚上他还在和我爷爷还有几个朋友在打字牌,但是第二天早上,就发现了他的尸体,就挂在那棵桃树上面。

  那棵树并没有被砍掉,也没人去管他,但是每年他结出的桃子都非常的多,邻居家了也有桃树,甚至有一些比那棵大得多的,但是桃子都没有那颗桃树上的多,当时我也小,不知道那是什么品种的桃子,只知道就算成熟了,那桃子也是绿色的,很脆,微甜。

  这是一个下午,具体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,我一个人在自己家院子外面玩儿着泥巴,周围没有一个人。天色也有些奇怪,并不是正常下午的那种昏黄,而是一种殘黄,像是被什么东西遮蔽了天空。

  周围静悄悄的,没有一点声音,我继续自顾自的玩儿着,丝毫没有在意这氛围有什么异常。不过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一些声音,这声音是从我家旁边的小巷子里传出来的,那巷子很昏暗,我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。

  不过孩子天生的好奇心,驱使我朝着那巷子走去,我放下了手中的东西,慢慢的走过去,想要一看究竟。然而就在这时,我童年的玩伴跑了过来对我说“你在干嘛?”那时候的我很容易分心,我回答说“我在玩啊,一起玩么?”

  然后我们两个又回到了那个角落开始玩儿泥巴,玩儿着玩儿着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我爷爷是开小卖部的,似乎是嘴馋了,我有些想要去拿东西吃了。不过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看样子马上天就要黑了,我犹豫了一下,仔细一想,这天不是还没有黑么。

  我爷爷家的小卖部在另外一栋房子里,那是我家的新房,就修在我家老房子的后面,因为还没做家具,也就只有我爷爷的小卖部先搬了进去。要去哪里,必须得经过我刚才听到声音的小巷子。

  我也没想那么多,直溜溜的跑了过去。刚一冲进巷子我就看到了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,巷子里是青石板的路,光线不是太强的话是看不清地上的东西的。但是那东西的颜色不一样,是一种很显眼的绿色,我一眼就看见了它。

  我仔细一看,不由得吓了一跳,这样子,这不就是一条青色的小蛇么?我们这里大人们说过青色的蛇,叫他竹叶青,主要是在竹林里出现,这种蛇有剧毒。我看这小蛇还没我小拇指大,于是我没选择先跑,而是大喊了起来“快来啊,有蛇。”

  可是我接连喊了好几声,周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,那条蛇也已非常快的速度跑了。既然蛇都跑了,我也就不在乎有没有人过来了,我继续朝着巷子的深处走去,穿过巷子,我忘记了我要干嘛,我的右边就是我家的后门,反正也不知道干嘛,天也黑了,我还是回家去了。

  走了不久,我走到了我家的后门,不过我家后门上却是有着一个锁,难道我家人没在家么?我记得如果家里有人,后门都是从里面反锁的,不可能在外面挂着锁,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去我爷爷那里。

  于是我转身准备朝着我爷爷的小卖部走去,可是我一转身,让我这辈子不能忘记的场景出现了,一个人就挂在我背后的桃树上,舌头吐出来很长,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,我不懂那种眼神是怎么回事,可是他,就是一直盯着我。

  他那鲜红的舌头就像是能滴出血一样搭在嘴的外面,眼睛瞪大着,那感觉就像是要突了出来。“啊”我一声尖叫坐了起来,看着周围,我家人全部围在旁边,我的汗已经把衣服浸湿了。

  我爷爷焦急的看着我,见到我醒了,他马上问我“你怎么了?””我还有些没回过神,呆滞的对他说,“我看见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,挂在桃树上。”我爷爷一愣,然后就跑了。过了一会拿着一张照片跑了进来问我“你看到的是不是这个人。”

  我仔细一看照片,的确就是这个人,我直接瞎的缩成了一团。这时候就听见我爷爷说“他死的时候我孙子还没出生,根本没见过他,这狗日的死了也不消停,连自己的孙子都要害了。”在我爷爷还在骂的时候,我奶奶在旁边说“别说了,这么多年没给人家烧过钱,还是尽一下兄弟的责任吧,一会我陪你去烧点钱。”

  说着我爷爷和奶奶就走出了房间,而我的房间因为这个梦也被换了位置,变成了进门最左边的一个房间,那里距离那颗树最远,光线也最好。在那之后我也就没有在做过噩梦了。不过那个梦倒不是我记得最深的,而是那个最开始让我一起玩,没让我去箱子里的玩伴,我的印象中,他在我做那个梦的半年之前,因为去河边玩儿水,被淹死了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